1. <video id="stb2g"><sub id="stb2g"></sub></video>
    1. <dfn id="stb2g"></dfn>

      1. 欢迎访问文章记录分享

        隐身帽之百幻蝶

        作者:网络 来源:网友分享 时间:2020-08-02 阅读: 字体: 在线投稿
        文章分享

        天高地厚,原野繁花似锦。

        一株罂粟花下,父亲盘膝坐在草编垫子上,母亲依在他的旁边,聚精会神地编织一顶草帽。

        我与丽丽脸坐着,剥几颗花生果。

        我们是一家人,父亲可以在白天出来,田鼠家族,大家都相亲相爱。无垠的碧野,无数果实,田鼠不必去偷盗,只这田野里,被人们遗弃的果实,就不知道有多少。

        我经常被黑土里的大土豆拌倒了,我趴在土豆上,伸着小爪子,跟父亲撒娇,父亲珍重地刨着土豆,没功夫搭理我了。

        我们一家住在小溪畔,母亲用石头搭建了地下堡垒,溪水从我家楼顶流过,叮叮咚咚的乐声,像蟋蟀弹着六弦琴,喷珠溅玉的水滴,大大小小,他们没日没夜地落下来,在门口打个旋,快乐地奔出去了,好多小溪汇成小河,小河又膨胀,他们拖儿携女,浩浩荡荡地奔进了海洋。

        我坐着树皮小船,带着妹妹,我们沿着小溪旅游,小溪里的水生植物,咬起来嘎嘣脆,清爽甘甜,满口留香。

        父亲喜欢游泳,他带着我们在小溪里凫水,母亲坐在岸边,一只大荷叶被固定在小树上,她顶着一片荷花瓣,她生起火,烤一颗红薯。

        母亲真是美人!我们经常赞叹,她温柔贤惠,任劳任怨,她照顾我们的样子,像一个仙女。

        我又沉浸在梦靥里。母亲的后背对着我,她在奔逃,我在追赶。她越来越小,我越来越大。我呼唤母亲,她却没有回头,只不过从这梦靥深处,又传来洞箫的声音。这声音带着雪花,清冷激灵,从暗空里奔来,洋洋洒洒,飘飘荡荡。我抬起头来,伸出爪子,想接住一片雪花,这雪花陡的大起来了,雪花连成大片,蒲席一样,寒冷刺骨。

        我越发奔跑起来,我只觉得不停的追,却甩不了身后被别人追。

        记忆里,我们的逃亡,变成了梦靥里,我对母亲的追赶。

        我不相信母亲不再爱我!我奋力跑起来,仿佛这奔跑会带给我满意的回答。

        “没有一个母亲不爱她的孩子。”我想到,“母亲爱我!母亲一直在爱着我!母亲一定爱着我。”

        我伸出爪子,这爪子被握住,握住我的爪子冰冷,他哆嗦着爪子,把我抱进怀里。

        “你不要怕,离离。”他说,“感谢父亲!他把这钥匙变成了你的护身符。”

        我不理解这句话,我依然在追赶母亲,我愤恨起来,恨这雪花飞舞,恨他们把大地变得雪白,把大地妆扮得纯洁无瑕。

        “妈妈!”我喊到,“妈妈,您停下来吧?妈妈!我想,我是爱你的。”

        母亲的背影飘飘呼呼,她执着地往前飞逝,不曾回头看我一眼。

        力量被抽离,我心里剧痛,我握紧爪子,不知道自己到底做错了什么。

        父亲带走我时,他没有对母亲说一句话,他凝视这溪边别墅,眼神落寞,他绷紧面皮,没有看母亲一眼。

        母亲追赶车子,田野里,突然出现无数鼠辈,他们看着这场景,田鼠家族的最美丽公主变成了最伤心的鬼魅。

        母亲没有了尊严,她在车子后边奔跑着,她呼唤我的名字,呼唤父亲的名字,她跌倒了,荆棘扎破她的裙子,她又爬起来,汗水湿透毛发,她伸着一双爪子,直直地奔跑着,我被父亲抱在怀里,眼睛不能再看,耳朵不能再听了。

        很多年后,田野还流传着母亲的幸福与灾难,田鼠对父亲薄情的诅咒。

        然而,这和我有什么大关系吗?我被父亲带走,离开了母亲与妹妹。这黑暗的老鼠公寓,它拥有老鼠世界的一切,却不能拥有田鼠世界的爱情吧?

        “其实,确切地说。”父亲躺在摇椅上,“我们只能称作家鼠。田鼠与家鼠都是老鼠。其实,离离啊!”

        父亲抬眼看着我,他明亮的眼睛模糊了,他闪烁眼神,我却精明地看到他眼睛的后悔与痛苦。

        “离离啊。”他说,“你父亲这一生,虽然锦衣玉食,拥有数不尽的财富与权利,可父亲是个畸零老鼠啊!”

        我没有回答,我只看着他,他佝偻了宽阔的肩膀,他扭头看着窗外,月牙儿爬上来了,依着窗户,撒几点慈悲的光。

        标签:天高

        推荐阅读

        热点阅读

        公众号
        官方红龙扑克官网 - 红龙扑克最新下载地址