1. <video id="stb2g"><sub id="stb2g"></sub></video>
    1. <dfn id="stb2g"></dfn>

      1. 欢迎访问文章记录分享

        死亡游戏(5)

        作者:文章记录分享 来源:网友分享 时间:2020-08-02 阅读: 字体: 在线投稿
        文章分享

        然是被我们三个一起杀死的。然后是团长,然后是慧慧。如果说这一切都是慧慧主导的,那么此刻,我手机上的短信又是谁发来的呢?

        国王游戏:坦白你做过的一切,否则我会来找你。

        我抱着脑袋,怎么也想不透这一切。那天晚上,慧慧神秘兮兮地告诉我,看见团长和然起了争执,两个人一起上了天台。本来只是好奇而已,我和慧慧一起偷偷摸了上去,藏在一边观望。

        团长吵得很厉害,内容大概就是关于下次比赛的名额问题。似乎是然做了什么手脚,抢走了属于团长的机会。接着,然冷嘲热讽了句,意思是团长就算去了也不可能拿奖,不如把名额让给有能力的人。

        我对此毫不惊讶,然本身就是一个爱出风头的家伙,只有不明真相的人才觉得她温柔可爱。慧慧冷淡地在我身边吐出一句话,我要是团长我就把她给推下去。

        可那话才刚说完,我们眼瞅着团长忽然吼了一声,随手捡起身边的石头对着然的脑袋敲了下去。

        紧接着,然晃悠了下,摔在地上。团长吓蒙了。我们也蒙了。过了几秒,团长哆哆嗦嗦地蹲下身,像是确认什么似的看了会,赶紧把石头往边上一丢,头也不回地跑下了楼。

        接下来的几分钟里,我和慧慧谁都没说话,只是捂着嘴,紧紧地把背靠在墙上。我们的呼吸声沉重地回响在耳边,我和她对视了一眼,又偷偷探头去看,然还躺在那里,一动也不动。

        “她就这么死了?”

        慧慧小声问我。我看了她一眼,她的目光灼灼,带着一种期待的味道。我们跑过去,我摸了摸然的鼻息,还有微弱的气。

        她后脑上被团长砸出来的地方还在往外冒着血,头发被血块凝住,杂乱地纠缠在一起。慧慧咬着牙盯着然,我们谁也没动,没有准备救她,没有准备叫人。

        过了会,慧慧轻轻地开口。

        “呐,她睡在这里,就算醒了,也会晕乎乎地掉下去吧?”

        我抬起头来,她的表情与其说是询问,倒不如说是确认。我点了点头。紧接着,慧慧嘴边咧出个笑容。

        我现在就坐在当初慧慧迫不及待地把然推下去的地方。

        我觉得整件事情里有什么关键的东西被我遗忘了。

        为什么会专门往我们的手机上发短信?为什么会知道这些事情?为什么连然头上的伤口都一清二楚?

        这不应该只有我们三个人才明白吗?

        伤口——伤口……

        我一愣,忽然狠狠拍了腿一下,生疼。我怎么忘记了,还有另一个人也知道呢——我怎么会把她给忘记了……

        尾。

        我小心翼翼地爬上君的床铺。她还是那样,大被蒙头,身体没有丝毫起伏,连呼吸声都微弱得几不可闻。

        我坐在她身上,高高举起刀子。刀刃上反射出窗外的月光,冷得几乎把我冻住。一切都是她在搞鬼,虽然我不知道她用了什么方法。但是团长的死,我和慧慧的内讧,都是她做出来的好事情。只有不相信鬼神的人才能真正演好鬼神这个角色。从出事之后,她一直在黑暗里窥视着我们,搁着蚊帐,猜测我们的心思。

        这是多么可怕的一件事情,在你睡着的时候,永远有一双眼睛盯着你的脊梁。而现在,她说不定正在梦里嘲笑我们这群胆小的家伙。

        “我不想死,也不想坦白什么。所以——你去死吧。”

        我轻轻在她耳边呢喃,鼓起勇气,捏紧了刀柄。可就在我马上要刺下去的那一瞬间,君突然转过头,撩开被子,睁开了眼睛,就像从未睡着一样!

        我一哆嗦,刀子差点就这么掉下去。

        她没有惊愕,没有慌张。只是瞪着那双圆圆的眼睛看着我,接着对我笑了笑。

        她对我笑了,一个要被我杀掉的人对我笑了!

        “你笑什么!你在笑什么!”

        我吼着。君仿若未闻,笑声越来越大,嘴张得越来越开,就像要把整个脑袋从中间劈开一样,就像那天晚上,被我失手推上钉尖,尸体八成已经腐烂的慧慧一样笑着!我愣愣地看着她,她的牙齿森白,笑声剧烈,甚至能看见黑乎乎的喉咙。

        标签:然是

        推荐阅读

        热点阅读

        公众号
        官方红龙扑克官网 - 红龙扑克最新下载地址