1. <video id="stb2g"><sub id="stb2g"></sub></video>
    1. <dfn id="stb2g"></dfn>

      1. 欢迎访问文章记录分享

        当前位置

        主页 > 故事大全 > 情感故事 > 离开

        离开

        作者:网络 来源:匿名 时间:2020-08-03 阅读: 字体: 在线投稿
        文章分享

        一别就是近两个春秋,此后我依然时常想起那温情的中学生活,但是想起那些针叶树,那些细细碎碎的走廊上的影子却总是要时间的。随着年头年尾来回拉锯,记忆中的景象愈发淡然,从最初的五秒、十五秒、一分钟到最后的模糊,想起的时间慢慢拉长甚至遗忘。

        我很早很早之前就明白回忆的时间会变长,甚至如果我的思念不在往这条偏窄的路上走了,等这条路长出野草了,记忆小径从此消失了,这些或不止这些我都意想的到。我只是不明白为什么它能长的如此快意。那些远走的景象,它们将我一个人搁置在灰蒙蒙的空间里,留下四周暗淡无光的氛围,从脑海里一件一件搬走的是彼时最为珍贵的某些遗骸。

        我害怕了,害怕从此我这几年唯一的证明消失了,像一张洛阳纸掉到沿途星光熠熠下的篝火堆上,化成了灰烬。没人记得它有多珍贵……

        “于是,我悄悄地跑回去,试图再次踏足的时候能从那个地方温拥到被冬雪覆盖般隔阂的记忆。”我回来了,也看到了,看到似乎一切都没变,我空缺的记忆,褪色的记忆慢慢的填补,上色。长风从远处的吹来,吹过走廊的两边,扬起些稀碎的墙皮,呼呼的响在我的耳旁。我看到白墙上我那时上课悄悄写的,莫名其妙的话,就好像那时我做着一个不知所已的梦。恍然间,不知日梢已没过了头顶,偏向了西边。

        “我的位置在……”,最后那段时间换位置换的勤,竟然是连自己位置都不能记得。一张一张桌椅撞向我的脑子,用它们的脚踢着我的脑袋,发出“咚、咚、咚”的声音,仿佛还大声说:“快点,快点想起来,你怎么能忘了呢?”我愧疚的想,它们踢的愈来愈重,却是不痛,只是发出空洞的回响,咚咚……咚。声音在教室里回荡,又像石子落在水面上的涟漪,一圈圈收紧,一圈圈往外淡了,最后消失了。或许最后这个声响也终将杳然……

        我正准备回家,突然下起了雨,夏季的天空像极了女人的脸,一言不合就要变。反正也没带伞,我干脆沿着以前走过的地方再走一遍,似乎这是最后一遍,所以我走的异常认真。雨止了,突然黑压下来的云也开了,只有地上的微湿证明刚才雨确实来过,雨后的叶脆滴滴的,又亮绿亮绿的,被雨洗过的空气也分外清爽。南来风混着雨后的尘气把我的鼻息灌满,直到太阳的光线直直的刺上我的脸,我这才恋恋不舍的离开走到的那片梧桐林。

        不管我离去之日多么久远,终有那么一团雾状的迷云绕在我的脑中,它提醒着我这些年的初心,亦证明了当初这段时间的曲折。假以时日,人来人往多年,我再次踏上这条路,再次到了这个地段,谁又能说的清那天的我是离开,还是回来。

        这条路仍旧,车水马龙间是枝繁叶茂的梧桐,雨后的太阳刚好,风动林梢,西山日落,彼时我们正当年少。

        标签:一别
        公众号
        官方红龙扑克官网 - 红龙扑克最新下载地址